1分快三注册_1分快三网址_1分快三官网

新聞產經輕工日化電器通訊儀器機械冶金礦產建築建材石油化工食品醫藥電子電工1分快三注册交通運輸農業環保圖片手機版

1分快三官网:三產增加值佔GDP半壁江山 中國產業結構繼續優化

中國市場調查網  時間:07/16/2015 14:54:28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經濟學上通常把投資、出口、消費比喻為拉動GDP的“三駕馬車”。三駕馬車“跑”得怎麼樣?可以說直接關乎經濟走向。從上半年的數據來看,有喜有憂,希望、機遇、挑戰並存。固定投資、進出口總額增速有所下滑,而消費則表現較為亮眼,名義增長10.4%。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第一、二、三產業增加值都實現了同比增長,其中第三產業增加值增速最搶眼,達到8.4%,讓經濟結構更加優化合理。

  萬眾矚目之中,2015年上半年宏觀經濟數據在昨日(7月15日)出爐了。

  最受關注的GDP增速基本符合各方預期,穩穩地守住了7%。值得一提的是,產業結構繼續優化。上半年,第三產業增加值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為49.5%,比上年同期提高2.1個百分點。同時,基礎設施投資反彈,房地產銷售數據回暖,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連續3個月回升,但不容忽視的是,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以及房地產投資數據延續了下滑趨勢,PPI仍在負位運行。“三期疊加”不再是政府文件中生硬的新鮮詞,從各項數據中不難感受到這四個字背後艱難和希望並存。

  剛剛參加了總理經濟座談會的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劉元春對《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表示,近期密集出台的穩增長措施取得了階段性成果,有效緩和了經濟下滑帶來的各種壓力。

  政府穩增長能否逆轉低迷態勢?房地產銷售回暖對宏觀經濟的拉動作用有多大?中國經濟在未來兩年還將面臨哪些挑戰?針對這些問題,劉元春和民生銀行(600016,股吧)研究院院長黃劍輝接受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獨家專訪。

  關鍵詞1.投資 投資下滑成經濟下滑核心因素

  NBD:我們看到今年上半年的固定資產投資數據,同比增長11.4%,仍然比較低,您怎麼看待投資對於宏觀經濟的影響?

  劉元春:我認為投資下滑已經成為當前經濟下滑的核心因素。

  具體來看的話,製造業投資增速為9.7%,比去年同期下滑了7.6個百分點,房地產投資增速為4.6%,比去年同期下滑9.5個百分點。

  投資的下降已經直接影響到需求上。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是反應國內消費需求最直接的數據,這個數據明顯低於去年同期水平,另一個反映國內需求狀況的進口增速數據在2015年出現了十分嚴重的下滑。

  所以說,在房地產投資和製造業投資的引領下,總需求呈現加速回落的態勢,有效需求不足的問題日益凸顯,而且有強化的趨勢。

  黃劍輝:投資當然很重要。首先我們從工業經濟的基本框架來分析,傳統的“三駕馬車”中,外貿由於國際環境疲軟,難以有所作為;消費方面,在八項規定實施后,政府消費難以有大的增長,消費提高主要是在保證了就業和收入增長以後,居民的自主行為,政府難以直接作用。

  只有投資,尤其是貧困區、教育、醫療等公共性的投資,是政府可以着力的。

  所以,從需求側來講,中國經濟的空間是比較狹窄的。但如果把目光轉向供給側,可以看到現狀的確是像李克強總理所說的那樣,可作為的空間很大。

  我們的三大產業與發達國家都還存在很大差距,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比如說製造業,現狀我們的製造業仍然是以中低端為主,要發展到中高端需要很多投資,這個投資並不是像很多人印象中的,與過剩產能直接相關的。目前中國的過剩產能大多是兩高、低端產能,正在淘汰過程中。但此產能非彼產能,我們要投資的是需要提高的,下一步要發展的部分。

  NBD:這個過程會不會影響GDP增長速度?

  黃劍輝:這裏面就涉及到政府目標的轉換。以前一些地方政府緊盯GDP增速,稍微一慢就很着急。但如果政府將首要目標設定在,通過制度的變革,推進農業、製造業、服務業的現代化,通過增加有效投資,改善生態和民生,那麼GDP增速就是第二位的。

  一旦這個目標確定了,那就不用“聞投資喪膽”,應該投的領域就要投。舉個例子來說,北京看病難的問題一直沒能解決,多建幾家協和醫院算得上產能過剩嗎?當然不是。

  NBD:您說過基礎設施建設可以帶來有效投資,您認為基礎設施建設在下一步穩增長政策中將扮演什麼角色?

  劉元春:基礎設施建設當然還是要起到支撐作用。我們看到現在投資數據有所改善,主要原因就是基礎設施投資的反彈。同時基礎設施建設具有很強的帶動效應,可以增加有效供給,不直接反映在生產設備和生產能力的全面提升上,通過增加有效需求,來防止目前經濟下滑的趨勢,防止出現崩潰式變化。

  關鍵詞2.穩增長 宏觀經濟觸底跡象開始出現

  NBD:不只是基礎設施建設,政府在過去幾個月中推出了很多穩增長措施,比如增加公共服務投入、貨幣政策更加寬鬆,您認為這些措施的作用會怎樣體現?

  劉元春:其實從2014年四季度開始,常規性的微刺激政策已經在實施,主要是對於各類投資項目持續擴大,進一步明確積極財政和穩健貨幣政策的定位,同時陸續推出各類結構性改革。

  今年4月30日的政治局會議要求,把穩增長放在更重要的地位,各類微刺激政策全面加碼,主要是在6大領域進一步加大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建設的投入,力求基礎設施投資保持較高增速,並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逆轉了去年貸款增速回落的趨勢。

  這在短期改變了中國宏觀經濟運行模式,使得宏觀經濟止跌觸底的跡象開始出現。我認為這些政策緩和了經濟下滑帶來的各種壓力,會使上半年超預期回落的宏觀經濟三季度提前觸底回升,四季度反彈。

  但由於外需持續疲軟以及政策刺激效應的弱化,經濟反彈的力度並不會太強烈,且持續的時間較短,宏觀經濟總體狀況依然疲軟。

  NBD:您曾在一次演講中提到,2016年中國經濟將處在“不對稱W型”周期調整的第二個底部,2017年將出現穩定的反彈,這是為什麼?

  劉元春:短期來看,穩增長措施的確取得了階段性成果,但這並不能改變W型的整體趨勢。

  穩增長加碼產生的效應是遞減的,基礎設施投資和民間資本的連帶性沒有那麼強了。雖然基礎設施投資在增長,但我們投資的總盤也在擴大,而且財政空間雖然還存在,但並不是無限的,特別是地方財政跟進的速度比較慢。所以說基礎設施拉動經濟增長的效果是有限的,也是短期的。

  真正支撐經濟增長,還是要靠民間投資提高。但是目前PPI負增長還在放大,製造業投資數據並不好,6月份房地產拿地數據也在下滑,未來如果調控不當的話,房地產投資還會存在變數。

  所以我們說穩增長取得階段性成果,但是在明年,由於外部經濟環境難以改善,新舊產業替代並沒有完成,以及債務問題的持續發酵,明年一、二季度會更加艱難。但是熬過這段時間,新產業、新業態以及新的運行體系就會發揮更大作用,經濟運行也就會走出目前低迷的狀態,真正步入到一個新的台階上,所以說2017年將迎來複蘇。

  關鍵詞3.房地產

  樓市復蘇將左右經濟反彈走勢

  NBD:您怎麼看待房地產投資增速下降對於未來經濟基本面的影響?

  劉元春:今年一到二季度,房地產市場在分化中基本延續了2014年房地產市場持續調整的格局。國房景氣指數在銷售量、投資量持續回落的帶動下從2013年底的97.21持續回落到目前的92.4。到2015年上半年,房地產投資增速和新開工面積都出現了大幅下滑,全國商品房房價與收入比從2013年和2014年的超過7倍,出現持續回落,這都說明房地產泡沫得到了階段性遏制。

  但是同時房地產調整速度比預期要快,對宏觀經濟特別是對基層縣域經濟的衝擊比預期要大。

  黃劍輝:房地產投資的發展應該分類來看。在一、二線城市,結構性供給不足的問題仍然存在,而在較小的城市及農村,農村社區化也還有很大空間,未來的政策也需要根據不同需求進行分化。

  我們不能因為房子的面積夠了就停止建設和發展,應該看到的,中國人口的居住環境以及居住質量和發達國家還是存在很大差距。在美國、德國的鄉村,基礎設施的密度、城鎮化的水平都要遠高於我國。在填補這一差距的過程中,圍繞房地產的配套基礎設施建設需求就會出現。

  NBD:我們看到近期房地產政策出現了明顯的調整,這些變化可能帶來怎樣的影響?

  劉元春:僅僅是5月這一個月,全國銷售面積就同比增長了15%,銷售額增長24.3%,和之前的數據相比都有了很大提升。

  我認為在3月份以來極度寬鬆的房地產新政的調節下,房地產市場的底部提前到來,可以說下半年房地產復蘇的速度左右着中國本輪觸底反彈的時點和反彈的模式。這是因為房地產投資量佔比太大,相應的產業拉動的力量太強大,如果房地產市場復蘇出現夭折,這可能是中國經濟不可承受的。

  此外,到底年底房地產銷售數據的迴轉能不能夠成功地傳遞到投資端,一、二線城市投資回暖能不能傳遞到三、四線城市,這都還存在變數。所以說需要政策的調整和新工具的出台,所以房地產對於下半年經濟的反彈幅度和可持續性都有着重大影響。

返回首页